_星期六下午的 白日夢。

▌ 四點一刻,你像個宿醉未甦的酒客,踉踉蹌蹌,世界在你面前嚴重傾斜。  ── 星期六下午的 白日夢。 瀚宇漂浪億萬公里,你在星期六的午后,墜撒我舒張的手心。 你的暴烈性情在距離的稀釋下而柔情萬種,我耽在窗邊,翻閱的書頁被烘焙得酥鬆,寫的字軟懶似毛蟲,就連發獃也顯得昏昏欲睡。誰人懷抱比你更深邃廣袤,更慷慨無私?你伴隨草原樹林呼吸,蒸發女孩腮畔的淚珠,在籃球場上替男孩們加油打氣,陪我百無聊賴有時,自言自語偶而,不究因由,甚至輕手輕腳,深懼攪擾我的清閒。 唱盤裏淌洩的樂音不停,微塵們在你亮晶晶的舞池中忘情搖擺,好像俗愁庸煩全在一陣盡興揮灑之後,終將紛紛沉寂落定。我想問你,是不是我心上那不定期莫名的嘈雜,可以藉由你的殺菌效果一舉殲滅? 四點一刻,你像個宿醉未甦的酒客,踉踉蹌蹌,世界在你面前嚴重傾斜。驀地,手機火災警鈴般大作,惡狠狠敲破了正酣熱的白日夢。 在幹嘛?他正穿梭在車水馬龍的街路。沒幹嘛呀,星期六不幹正經事的。總不好坦白自己晾在陽光底下遐想翩翩吧。我來解救你了,咱們去下午茶。這傢伙的自以為是也夠國際級了。很抱歉,你慢了半拍,我正喝著,而且是舉世無雙的一杯茶喔。 將...
忍者AdMax
サイズを選択してください(長辺): ピクセル

画像URL・貼り付けタグ・ブログ投稿

画像貼り付け用タグ:

クレジット貼り付け用タグ:

画像URL: [画像を確認]

忍者AdMax